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O生活权 >文青移动的历史轨迹──记「台北城市散步:浓缩文青日」

文青移动的历史轨迹──记「台北城市散步:浓缩文青日」

文青移动的历史轨迹──记「台北城市散步:浓缩文青日」

夏天尚未到来,气温已经飙升至三十度。十一点四十五分,公馆附近的文青们还没开始活动,街道还维持着住宅区的居家感,但我走得很焦急,因为我赶着参加「台北城市散步:浓缩文青日」活动,现在已经来不及赶上活动开始时在微光咖啡的花茶了,所以有点遗憾。赶到集合地点,发现导览队伍刚出发,我快跑加入队伍后方,温州街巷道里出现这幺一条长长的人龙,是难得一见的情景。

头戴一顶素色帽子,脖子挂一条毛巾,负责导览的资深杂誌编辑黄威融伫足在新生南路三段 86 巷与罗斯福路三段 333 巷交叉口,这是台大对面街区中相当重要的咖啡要道,路口一侧的「雪可屋」,是少数依然存活的第一代文青咖啡。黄威融提到,「当年咖啡店最重要的,就是可以抽烟。」雪可屋对面是啤酒文青们必去的「cafe bistille」,但我自己认为他们的酒类选择越来越不齐了。cafe bistille 斜对面、也就是雪可屋往辛亥路方向再过去些,即是「挪威森林」的旧址;一边提醒大家留意来车,黄威融一边强调:当初的圣地,现在已经变成一家服饰店了。

往罗斯福路前进,Glove 服饰店就在路旁,黄威融一边移动一边提到:这间店的老闆之所以在公馆开分店,希望的就是品牌能见度,这也是许多人选择在这个地段开咖啡店的原因,因为他们期待自己的品味、意识可以被这里的目标族群看见。经过与雪可屋同期开张的「叶子」,走到诚品台大店旁的巷弄时,黄威融多次强调:「我认为这附近欣赏台大最棒的 view 就是从若水堂看过去。」此站重点是诚品台大店的地下一楼,近年许多人对于诚品的角色有点意见,也认为连锁书店的巨大一致性阻碍了类型知识的传递,但在诚品台大店里,一面针对当地族群设计的展示墙,明确地表现出:连锁书店也有在地化的可能。

沿着罗斯福路往辛亥路前进,第一个巷口是雄狮旅游的店面,店面二楼是雄狮讲堂。黄威融延续着诚品的话题,提到越来越多的连锁企业越来越用心于在地化发展,所以雄狮讲堂台大店办的活动,就比其他雄狮讲堂更文青一些。「杂誌疯」在雄狮讲堂对面,黄威融笑着说:「诚品当然也卖日杂,但这边齐多了,而且许多看似高中生妹妹都会来这边追着最新明星活动。」这句话让我感受到大叔发热的魂魄啊!

罗斯福路三段 283 巷可看出公馆生活全貌,前后数百公尺,囊括公馆各个生活族群。味道不逊于新生南路「凤城」的烧腊店、设计感很强的沙龙,还有外墙挂着抗议布条的知名披萨店。中段由许多异国美食构成,有几间店面较小,可以看出是一户切割为两户使用。我们走进 21 弄,黄威融表示,公馆附近有许多台大校地,有的是木造矮房,有的无人居住,也有后期建立的教师宿舍,没人知道未来如何处理。

接近辛亥路,会看到「好氏工作室」,黄威融表示这是过去《shopping design》採访拍照的常用背景。穿过宽阔的辛亥路,前往泰顺街。对黄威融来说,这是连结台大师大非常重要的道路,学生不会走罗斯福路,也不会从和平东路弯新生南路,都会走这一条;泰顺街另一头的高宅,就是杨德昌作品《一一》的场景。

黄威融怀念地说道这里当初多幺热闹,是传说中的文青咖啡巷,「慕哲」、「永乐座」都从这边发迹,尤其慕哲当时的活动非常成功,活动结束,一群人就在店门口交流,那是一个文青的辉煌时代;不过因为居民的施压,这两家店最后都离开了。现在当地老牌服饰店「Romis」的店址是过去的「多鬆」,旁边的消防通道还有多鬆提醒大家注意音量的小牌子,显示多鬆在离开前,曾经努力改善与居民的关係。附近巷弄有许多出租讯息,每间店都小小的,这是 2009 年前后师大夜市的强烈特色,当时报章杂誌不断报导租金如何攀升、有多少青年在此销售衣饰,如今已全面消失。